高邮法院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以案说法
老刘和小刘,心里都憋着一口气……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7-26    点击数:


1

“我养你小,现在我老了,你就要养我,每个月要按时给赡养费!”

“你养我小?你自己想想,我小时候是谁养大的?”

“你这个忤逆子,你小时候,是谁每个月寄钱回家的?”

“这话我听多少遍了。再说了,谁说现在不管你的?你以为我不知道吗,你打官司不是为了钱,你就是在赌气!”

在高邮法院第十三法庭,原告席上的老刘激动得嘴角发颤,唾沫横飞,手持拐杖不时敲击地面。对面被告席上的小刘憋得脸通红,他对着面前的屏幕,始终不愿抬头。

2

审判席上,法官王云鹏听着这对父子俩的“法庭辩论”,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……赡养费纠纷时常有,但因为赌气而对簿公堂的却不常有,王云鹏心里默默感慨,果然是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啊。

老刘今年75了,年轻时与妻子感情不和,离婚后远赴湖北工作生活,幼年时期的小刘,则留给爷爷奶奶抚养,老刘时不时地寄些钱贴补家用。后来,老刘在湖南又成了家,便很少回邮。小刘一天天长大,学习很努力,后来成为了一名会计,收入很不错。再后来娶妻结婚,如今女儿已读高中,年近50的他,家庭幸福美满。

3

都说落叶归根,最近几年,老刘格外想念家乡,想念亲人。前年,老刘从湖北回邮,准备去看看孙女,可是家里人对他多年离家很有意见,非常抵触,以致老刘始终没能见上孙女一面,老刘心里很不好受。

去年,老刘在高邮老城区买了一套商品房,想着回家安度万年。可是没想到,在买房子这件事上,父子俩也闹出了分歧。小刘觉得,老刘买的房子是六楼,老小区没有电梯,作为养老房很不方便,他表示愿意自己贴点钱,给老刘换个合适点的房子。

上了岁数的老刘,却不能领会儿子的孝心。他甚至觉得,小刘有点其他的小心思,倔老头的几句话也深深刺痛了小刘。

一来二去,原本就不亲近的父子,关系更加紧张了。去年初,倔老刘一纸诉状,把小刘告到了法院,亲父子对簿公堂。

4

通过庭前沟通和庭审调查,法官了解到,老刘是退休职工,每月退休工资有3000余元,老刘目前身体也硬朗,平时没有什么大开销,退休工资足够日常生活所需。

老刘觉得,自己就这一个儿子,曾今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成人,如今小刘却对自己不闻不问,更别谈孝敬、赡养了,实在忤逆!小刘觉得,赡养老刘是天经地义,但老刘现在有自己的老伴和家庭,日子过的不错,并不缺钱,老刘就是憋着一口气,想到法院来争个理!

5

王云鹏认为,原告每月有退休工资且有两处固定居所的情况下,要求给付赡养费不符合法律规定,也不符合情理。而且,本案的症结并不在于经济问题,原告在被告年幼时离开被告,在外地工作生活并组成家庭,未能很好尽到抚养义务,且原告性格强势,导致被告与原告感情上存在隔阂。但子女对于父母的赡养义务不仅仅局限于经济上,在情感上有陪护的责任,精神上的慰藉尤为重要。

高邮法院一审判决:一、被告应对原告履行赡养义务,每月至少看望或问候原告一次,另逢重大节日(端午、中秋、重阳、春节、元宵)及原告生日必须看望或问候原告一次;二、驳回原告要求给付赡养费的诉讼请求。

老刘不服一审判决上诉,二审判决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6

虽然二审维持原判,可是父子间的亲情,仅依靠法院的判决是不可能维系的。二审维持后,王云鹏多次电话联系双方,做起了“判后调解”的息诉工作。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,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,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子女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、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。

被告作为原告的子女,在原告已经年龄较大的情况下,应当尽到赡养义务,其作为儿子应当多关爱其父亲,定期看望或者问候其父亲,其应当尊重、关心和照料老年人。

最终,小刘也认识到自己有做得不对的地方,表示愿意主动关心老刘,倔老刘的气也终于顺了。

听说,前不久老刘揣着大红包,去参加孙女的升学宴了!

高邮法院
版权所有:高邮市人民法院 苏ICP备12044914号

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4号


主办单位:高邮市人民法院 地址:江苏省高邮市海潮东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