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邮法院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以案说法
惊魂二十秒,恩怨知多少?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8-05    点击数:


1

在潘子的记忆和梦魇里,那二十秒很快,绝非滴答、滴答二十次的节奏,而是滴、滴、滴几秒的样子,然后就是轰隆一声,无助,惊恐,绝望和全身的剧痛,浸漫而来。恍惚间,他知道自己的小车,撞上了前面的大客车,在高速公路上。

老江的回忆要清晰一点,他就是前面大客车的驾驶员,那是一辆固定线路的客运班车,往返于京沪高速的一小段。这个路段这几年一直在扩建,时不时会经过施工路段,前方就是一排警示墩,指示右侧车道的车辆并入左侧车道,正在慢车道(右道)行驶的老江,遂转向左侧。

老江是老司机,驾龄超过三十年,这次变道驾驶操作很稳,从开始到完成,用了20多秒。并入左侧车路后,老江发现前车正在刹车减速,或是因为施工,大小车辆都挤到了一个车道上来。来不及多想,老江下意识地开始制动减速。就这此时,车尾传来巨响,大客车震动了一下,老江知道,后面的车撞到了自己的大客车。

关于这二十秒,最精确的记录来自于大客车的行车记录仪,拍摄的画幅角度是客车正前方。

2

2019年11月27日15时29分30秒,客车开始变道,29分53秒,完成变道,完全进入左侧车道行驶,车载测距显现,大客车前方(小车)最近车辆距离大概有90多米。前车开始刹车减速,大客车亦跟进制动,但制动速率远小于前车,结果就是两车迅速接近,90多米的车距在十多秒间,缩短为8米,车速也从近百公里每小时,减为16KM/时。30分13秒,视频画面发生震动,震波源于后车的追尾事故。

关于这次事故,交警部门也出具了一份证明。关于事故的过程,陈述的较为清楚。发生时间:2019年11月27日15时30分左右。天气:晴。地点:G2京沪高速公路下行线(上海-北京)939公里附近。道路情况:封闭式高速公路,南北走向,中间有中央隔离带,双向四车道,平坦、平直,沥青路面,视线一般。过程:潘子的车追尾碰撞老江的车。结果:两车受损,潘子受伤。

3

潘子的伤可不轻,诊断结果是:腰2椎体压缩性骨折、椎管狭窄伴截瘫,腰横突及棘突骨折,需要住院20天,行钉棒系统内固定等手术,司法鉴定认定构成九级伤残,还需要二次手术取出内固定,误工期长达270天。

只是,关于事故责任,交警部门认定的结论是“无法认定”:(前车)变道过程是否影响后车行驶的事实无法查清,成因无法认定。

这是什么鬼?认定结论是“无法认定”?第一时间到达现场、勘查事故、忙活几个星期的交警,结果却认定不了的成因和责任,那还能找谁来认定?并且,这还不是个案孤例,往往一些后果严重的交通事故,职能部门查来查去,翻来覆去,最终认定的结论竟然频频出现“无法认定”的字眼。

当然,极端情形下,“无法认定”可能性确实是存在的,这样的事故引发的赔偿纠纷,如果法院同样认定“无法认定”,最终会判定双方各承担50%的责任,这其中的相当一部分赔偿份额,可以“走保险”,由保险公司实际支付。

尽管如此,这个事故的“无法认定”结论,还是远远超出了主审法官赵广才的常识观念和经验认知,因为事故的全过程,除了当事双方不那么可靠的回忆陈述,还有相当清晰、精确、客观且直观的车载记录仪视频,以及相关的数据,这些都提供“精确到秒钟”的过程映证。

4

2021年2月,潘子将老江、客运公司、保险公司一起告上法庭,要求赔偿各项损失共计34万多元。保险公司的答辩意见是:原告追尾前车,应负全部责任,所以,保险公司只能在无责险份额内赔付1.21万元。

庭审中,潘子强调是老江在高速行驶中,突然变道加塞,后又急刹车,自己来不及反应才导致追尾事故,老江一方至少要承担一半的责任。同时,交警部门也出具证明证实无法查清“变道过程是否影响后车行驶的事实”,按照公平责任,老江也要承担一半的责任。

绕了一圈,果不其然,问题的关键又回到了职能部门出具的那份证明,以及证明中认定的“无法认定”的结论。其实,法官想要图个省心的话,直接确认这个结论也是可以的,保险公司会有不同意义,因为要多赔付不少钱,但类似案件大概都这样判,事情或许也就这样了结了。但主审这个案件的赵广才法官却不愿省这个心,总觉得其中大有蹊跷,明明就是个再寻常不过的追尾事故,天气晴好,道路平坦,还有视频,可交警部门为何就查不清事实、定不了责任呢?一句“无法认定”看似人畜无害,结果却是将一堆糊涂账推到法官面前,信他们吧,心里没底,不相信他们吧,但他们又是这方面的权威职能部门。怎么办?

5

思来想去,赵广才决定较一下这个真。审理中,她一遍一遍地看视频,每一秒、每一帧、每个细节都不放过。她依职权要求职能部门提供事故调查处理的卷宗,但对方却说“事故卷宗遗失”掉了,只给了一段同样的视频。她又四处打听,问专家、问群众、问她能接触和认识的其他交警,给他们看视频,问他们的观点。

渐渐的,主审法官的内心越来越确信这样的事实:老江的前车,对于这起追尾事故,不应负责。老江开始变道至事故发生,间隔时间约40秒,其完成变道到事故发生约20秒,这个间隔足以证明,老江的变道驾驶操作,已为后车预留了足够的反应时间。老江变道后采取制动措施系因前方车行不畅,且大客车的制动速率低于前方及后面的小车。

事实上,大客车开始制动时距离前车90多米,车速减至16KM/小时距离前车仅8米,如果后面的潘子能够及时同步(或稍迟)采取制动措施,在这20秒内,完全能够避免发生追尾。所以,法官认定:前车变道行为与本起交通事故的发生无因果关系,老江在本起事故中无责任。

据此,赵广才法官作出一审判决,保险公司只赔付第三者责任险无责任份额,赔偿损失1.21万元。原告不服,提起上诉,二审确认,一审判决认定老江在本起事故中无责并无不当,并据此作出终审判决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正所谓:惊魂二十秒,恩怨知多少?交警说不知,法官判明了。

高邮法院
版权所有:高邮市人民法院 苏ICP备12044914号

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4号


主办单位:高邮市人民法院 地址:江苏省高邮市海潮东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