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邮法院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以案说法
有人挖藕挖出了古剑,有人挖藕挖出了案件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7-21    点击数:


1

挖藕是个古老的职业,有多古老呢?在高邮,至少在一千二百多年前,就有人以此为业。唐人写的《酉阳杂俎》记载:大历中,高邮百姓张存,以踏藕为业。大历中,即唐代宗的公元766至779年。

唐朝的高邮人张存,之所以能够被人写进书里,留名至今,是因为他踏藕干活的时候,踏着、掘着,挖出个大宝贝:一把古剑。话说那天,张存看到陂中(水塘的岸边)有一株“梢大如臂”的旱藕,遂“并力掘之”,挖了二丈深,仍不见底,藕极粗壮,“大至合抱”。多年的职业经验告诉张存,不能再往下挖了。

挖藕是个技术活,有个特别的讲究,就是不能竭泽而渔,所谓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”,不能将地底下的藕全挖完了,挖光了。要留下适当的种苗,以便来年长出新荷、新藕,用现在的话讲,叫作可持续发展。张存还觉得,这么粗壮的藕,光靠自己是挖不到尽头的,决定就挖到这吧,于是“断之”。

谁知,更大的惊喜出现了,断藕之中,竟然冒出一把大宝剑,长二尺,色青,无刃。估计这宝剑出土时,粘泥带水的,品相也不咋的,所以张存也没太当回事,拣回家随手扔在角落,也不知道派什么用场,只是奇怪这剑怎么长到藕里去了。他问了别人,大家除了称奇,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。

2

这个事就这样传了出去,不久,有个城里人(邑人)悄眯眯找上门来,说要看看剑,看完后又说要买回家仔细看。张存善踏藕,却不懂古剑的价值,想了想,觉得卖掉也好,这玩意看上去,既不能吃,又不能喝,还没刀刃,砍瓜切菜都不成,留在家里一点用也没有。城里人问:你出个价。张存随口应道:十束薪。于是,这把古剑以十捆柴火的极低价格,被城里人捡了个大漏。

转眼千年,张存早已做古,得了大便宜的邑人,都没留下名号,藕剑更是早无踪影,但这个事情,作为异象,却被雍正高邮州志收录。

荷花倒是年年盛开,藕田里的藕,还是需要有人年年去踏掘,踏藕的职业还在,不过现在换了个说法叫做:采淘。干的活其实差不多,用脚踩踏寻找,再用手摸索挖掘,先进一点的,还用上大功率的水笼头抽水冲泥。前些年大火的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有一集讲的就是挖藕,画风唯美,文词优雅:藕!只能人工挖取的淤泥美味,成为很多人养家的依靠……

3

老谢和老衡就是依靠种藕卖藕养家的人。时间来到了公元2020年9月,老谢家的藕田丰收在望,他担心的是能不能及时挖出来赶在消费旺季上市销售,毕竟他的藕田很大,有117亩。老衡做莲藕生意好多年了,他仔细察看了老谢家的藕田后说:别烦了,包给我吧。

双方合计了一番,签了五条协议。第一条:老谢家的藕田,包给老衡采淘和销售,总价15.2万元,定金3.2万元。第二条:进场采淘时付清余款12万。第三条:10月底完成采淘。第四条:老衡需要保证来年“正常养脚”,否则罚款3万元。第五条:如违约,罚款3万元。

上述协议,比较难懂的是第四条,啥叫“正常养脚”?这就涉及到挖藕过程中的一个传统技术细节,唐朝的高邮人张存就知道,踏藕时不能挖光,一定要保留种苗。莲藕种植是不需要每年播种的,采淘时留下“正常养脚”,就可以保证第二年的丰收,“养脚”就是种苗。外人对此不大懂,但多年以此为业的老谢、老衡都门清,所以才在合约中特别规定了这一条,也不用讲的太细,大家都知道是个什么意思。

4

合约履行得颇为顺利,老衡每天安排人手下田采淘,再派两辆车运走,因为是整包,也就省去了称重的麻烦,一共淘运了19天,大概30万斤左右。每亩大概采收3000斤,销售价格8毛/斤,扣除付给淘藕人的工资3.5毛/斤,老衡最终感觉没挣多少钱,双方协商后最终实际支付的总价款是15万元。老衡不大开心,本指望能挣点钱,但行情不佳,卖不上价,8毛钱的价格,刨去人工等和包田价,能不能保本,都难说。但干这行的都这样,鲜活农产品一天一个价,今年不成,只能指望明年了。

第二年春天,老谢发现荷苗出的稀稀拉拉,他先是急,后是慌,最后火冒三丈,指定是去年挖多了,没留好“养脚”,必须要找老衡算账。双方一来二往,怎么谈都谈不扰,言语越来越冲,动作越来越大,甚至惊动了地方派出所出警处理。人家挖藕能挖出宝剑,他俩挖出个案件。

5

最终,老谢选择打官司要说法,要求老衡赔偿损失37万元。2022年4月6日高邮法院受理了这个案件。法官看完诉状,顿时头大,一时间,突然有天旋地转的感觉。

我的老天,这个案件可咋审?事情过去这么久,第二年的藕都采淘完了,前一年“养脚”问题还怎么去调查确认?藕的种苗在水下泥中深处,难不成要法官深一脚、浅一脚地挖出来看看,或者挖出来送去鉴定?挖出来也没办法鉴定啊,这藕已经又长了一年多。

你还别说,双方曾经真的准备通过抓阄选块藕田,挖出来看看到底是谁的过错。但后来没有实施,或许也是因为太缺乏操作性。老衡当然感到很冤,他认为自己和自己请的藕工都是老手,对留足藕种这样的“常识性”经验十分有把握,老谢现在只是主观猜测,再说影响莲藕产量的因素很多,环境、土壤、品种、定值、管理、采收等等,怎么能全赖到我的头上。

老谢说:怎么不是你的责任?你采淘完后的第二年4月我就发现问题了,当时苗才出水。2021年我家只收了7万多斤藕,减产不是一点半点,只是正常年份的零头。审理中,老谢又拿一份关于赔偿并由村委会见证的补充协议。签订日期是2021年5月17日,双方矛盾暴发后不久。核心意思就一条:老谢家藕田2021年产量,比照陆家藕田(案外人),要保证达到3000斤/亩,达不到的损失,由老衡承担。老衡签了字,但划去“3000斤/亩”的字样。

6

老衡认为,这份事后协议不算数,因为村委会见证的时候“公章未盖在见证人位置、公章模糊不清、该协议无效”等,但不否认字是自己签的,相关字样也是自己划去的。法庭认定该补充协议有效。但问题还没完,具体损失可咋确定?毕竟,老衡划去了(表明不认同)作为赔偿标准的亩产量数字。没办法直接认定,还可以找间接的依据。审理该案的法官认为,这些依据可供参照:

1、农业部发布的《莲藕栽培技术规程》,原告所种植的莲藕品种叫美人红,亩产量约为1200kg—1500kg。

2、上年度(即老衡采淘的2020年),约3000斤/亩的估算产量。

3、证人关于亩产量2700斤—3000斤多点的证词。综合这些依据,法官酌定亩产量为2800斤/亩。同时,考虑到莲藕系生鲜物品,价格随市场行情波动较大,综合当年实际销售价格,同样酌情确认每斤利润(扣除采淘人工等费用)0.66元/斤。

这样算出来的总损失大约十几万元,法官还认为,老谢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,不能将损失全部归咎于被告一人,最终判定老衡对其中的80%承担赔偿责任。算下来的金额在10万左右。

宣判前一刻,法官再次询问双方是否愿意再谈一下,看有无调解的可能。法官本以为闹了这么久、矛盾这么大的双方,不大可能愿意再谈。意外再次发生,老谢、老衡竟然爽快地达成调解一致意见,老衡愿意赔偿10万元,老谢放弃其余诉讼请求。

本案最终还是以调解方式结案,调解的实际结果,与差一点就要作出的判决,基本一致。

高邮法院
版权所有:高邮市人民法院 苏ICP备12044914号

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4号


主办单位:高邮市人民法院 地址:江苏省高邮市海潮东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