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邮法院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法院文化
夏敏:父亲的剃须刀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07    点击数:

编者按:那些花儿,如此安静,开在时间里,留在记忆中。今天文章的作者是高邮法院研究室主任夏敏,在他那温暖的文字中,是那些有温度的回忆。

我在办公室用的电动剃须刀,就搁在办公桌左边伸手可及的位置上。它是蓝紫色的,带插头充电,两组刀片,外形上下左右都略带弧度,手感很好。

它是爸留下来的,是我哥孝敬爸的,爸生前一直在用。后来整理遗物的时候,我随手拿起来在脸颊上剃了剃,忽然就嗅到了爸身上那熟悉的味道,于是就留在了身边。这一用就十年下来了,它还是那么好用,更重要的是,熟悉的味道还在。

  我小时候常见爸在镜前刮脸,他用的是一把银色传统剃须刀,刀片得单独买,用前要把夹刀片的顶盖取下来,装上双刃刀片后再盖上去扣紧。现在仍有不少人喜欢用这种非电动的剃须刀,只是刀片的装置已经有了变化,使用更安全方便了。

  通常,爸会先在脸盆里调兑些偏烫的热水,将洗脸巾浸过后拧半干,敷在要刮的部位软化胡茬。然后用一块打湿的海棉抹上香皂,搓揉出泡沫,涂在脸上要刮的部位,再小心翼翼轻来轻去地走刀。

尽管如此,从小到大仍时常见他刮伤脸,少许渗出的血会把刮破部位的皂沫染成淡淡的红色。这时他会放下剃刀,赶紧拧干毛巾,擦去脸上的皂沫和血迹,有时也会找些棉球来擦拭,直到小刀口不再渗血出来。

一般早上我们只要听到“哎哟”一声,基本就是上述情况出现了,妈照例会来说几句“怎么这么不小心”之类的话,然后帮他找棉球。有时爸着急出门,也会撕些小纸片贴在渗血处,路上血凝住了就把小纸片揭下来扔掉,那模样有时也弄得我们笑出声来。其实,每次听到爸那声“哎哟”,我心里都会一紧,脸上的表情也一定像是自己挨了一小刀。

爸是性情温和之人,却是急性子。这怎么讲呢?还是举例说吧。有次他在理发店刮胡子,理发师边和旁边人聊天边给他刮,一不小心弄破了,渗出不少血。理发师很不过意,爸却直摆手安慰师傅没事,而且为了让师傅心安,付完账还和师傅聊了会儿天才离开。

爸的这种温和,来自于他的善解人意。在他生命的最后那年,有时给他血透扎针的护士找不准动脉血管,针在皮肉深处来回折腾。爸面色痛苦,但仍咬牙不出声,怕加重护士的心理负担。护士表达负疚,他反倒讲些轻松宽慰的话,事后还写表扬信鼓励护士。

至于说到他的急性子,前面讲他刮破脸贴小纸片出门就是一例。因为工作上的事比天大,他心里就没什么事能让别人等他,他都得先到,连办公室打水扫地擦桌子,从来也是抢着先到先干。这辈子无论在部队还是到地方,也无论坐在什么位置上,从来没变过。

  自从有了这把电动剃须刀,爸原来那把用了近四十年的银色旧剃须刀就终于寿终正寝了,躺进了那个也是蓝紫色的旧小盒子。其实之前我们都给他买过一些新款传统刮刀,可他总觉着没他那把老古董好用。但显然,电动剃须刀打破了他的念旧情结,成了爱不释手的新物件,不管胡子长没长出来,每天都会在脸颊和下巴上推几下。“按摩按摩也很舒服。”爸笑着这样对我说。

爸走以后,妈在我们这些子女家轮流住,老房子便卖了。我把里面的家具、电器等能用的都送了人,爸的遗物中我挑了些有纪念意义的保留下来,这把电动剃须刀就是其中一件。本来一直搁在家里用,后来爱人又给我买了把新电动剃须刀,三组刀片的,我就把爸留下的这个带到了办公室,放在手边。

  人走了,得留个念想。剃须刀就挺好,实用还有意义,你嗅着他的味道,这个人的音容笑貌就清晰地出现了,甚至他的温度……你希望的,都在记忆里再次浮现。

高邮法院
版权所有:高邮市人民法院 苏ICP备12044914号

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4号


主办单位:高邮市人民法院 地址:江苏省高邮市海潮东路